9.0

2022-09-02发布:

紫黑粗在粉嫩里疯狂进出《电波》“外援”就位!除了“魔鬼训练”,上海歌舞团还为他们准备了什么?

精彩内容:

“看,那就是朱潔靜!”7月31日上午,上海歌舞團練功房門口的藝銜榜前,圍著一群年輕的姑娘。

來自四川大學舞蹈表演系叁年級的郭星伶從初中起,就視朱潔靜爲“女神”。她沒有想到,不久後,自己將擁有與偶像同台演出的機會。

改變生活軌迹的那一刻,發生在一個月前。

爲了迎接下半年即將同步開啓的上海駐場與全國巡演,7月初,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發起的一則“招募啓事”,在舞蹈圈瘋傳。

還是在校生的郭星伶看到後,就和同學們一起報了名。

經過層層考核,來自全國14個省市的50余名“外援”從數百人的報名者中脫穎而出,正式加入“電波”劇組,郭星伶正是其中之一。

來到上海的當晚,入住距離國際舞蹈中心僅一站路的桔子水晶酒店後,她和小夥伴們收到了一本上海歌舞團發放的訓練手冊,上面事無巨細地注明了每天訓練的時間、演出前需要遵守的規定,以及各項事務的聯絡人。今晚,所有人還將前往美琪大戲院觀看舞劇《朱鹮》的駐場演出。

這是她第一次來到上海,臨行前的一絲忐忑在周到而暖心的安排下,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即將迎來全新生活的好奇與期待:“這是不小的挑戰,也是一個全新的開始,未來的六個月我一定會拼盡全力。”

這批新招募的舞者中,既有郭星伶這樣年輕的00後,也有擁有一定舞台經驗的成熟舞者。

26歲的陳曉在這批“外援”中算是“大姐大”了,半年前,她辭去柳州藝術劇院的工作,想要找到一個全新的開始。這次看到“電波”的招募令,她毫不猶豫就報名了,“《朱鹮》和《電波》我都看過,特別精彩。特別是看到《電波》中小裁縫犧牲的那一段,我的眼淚怎麽都止不住。”

在陳曉看來,相比在校的大學生,豐富的舞劇表演經驗和對角色更深刻的理解是自己的優勢,“不管什麽年紀,我還是希望能夠去挑戰更好更大的平台。至于未來先不去想,當下只想專心把這6個月的舞跳好。”

“好好跳舞”,這四個字是上海歌舞團團長陳飛華平時最常對團員們說的話,這次他同樣把這句話送給新加入的年輕人們,“舞蹈這個行當,容不得一點假,也沒有任何捷徑可以走,一定是練出來、排出來、演出來的。”陳飛華說。

據悉,在2個半月的訓練後,這群新生力量于10月中旬《電波》駐演二輪演出正式亮相。

爲了幫助這些新加入的舞者在最短時間內融入劇組,上海歌舞團配備了足足28人的“豪華教師陣容”——5名鋼琴伴奏、5名基訓課老師,10名專職排練老師,還有8名生活老師,師生比近1:2。

新成員中,將近一半是尚未大學畢業卻已進入實習期的學生,半年的訓練演出後,他們即將面臨,邁入社會,考團的壓力,而這兩個月的“魔鬼訓練”和密集的舞台演出,也是他們每一位人生履曆中濃墨重彩的一筆。

陳飛華還透露,這些舞者中表現優異者還有機會“直升”歌舞團,“這次招募外援的全新模式,也是我們探索院團舞蹈表演人才培養新模式的一次大膽嘗試。”

好劇目捧出更多優秀舞者,好演員撐起更多爆款作品,這樣的創作活力與人才培養機制正是一家文藝院團乃至整個城市演藝行業蓬勃發展的“源頭活水”。 紫黑粗在粉嫩里疯狂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