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欧洲日韩一区二区三区百科全书

精彩内容:

作者:逍遙至尊百科全書
星期六的下午總是讓人有些懶洋洋,雖然有一整星期拉下的事兒,但真到幹起活來卻也不怎麽令人著急。
這又是個星期六,我剛在院子裏除了會兒草,正舒服地歇在沙發上,鬥爭著要不要馬上洗澡。
我的丈夫大衛仍在修剪草坪,女兒珍妮則把自己關在屋子裏聽音樂。
16歲的她已經變得和父母格格不入了,比起和我們說話,她更願意捧著電話和所謂的朋友漫無邊際地閑聊。
不過還好的是,她至少沒對我們顯示出什麽敵意。
我最終決定還是去洗個澡,剛要起身的時候,門鈴響了起來。
大衛正在後院,珍妮自顧自地忙著,只怕除了大爆炸聲,什麽也聽不見,我不情願地支起身子,走過去打開了門。
門口站著一個和珍妮差不多年齡的男孩,一頭漂亮的棕色頭髮讓人不禁聯想到海濱的沙灘。
他應該還處在青春期,但是透過T恤可以看到他健壯的肌肉。
他的膚色黝黑,好似終日在外奔波一樣,一個皮革制的背包橫跨在他的肩上。
「嗨,」我招呼道。
「你是來找珍妮的麽?」
男孩笑了,非常得甜,「不,夫人。我叫約翰。我來這裏是想看看你是否需要一套百科全書。」
又是推銷員,這是星期六唯一讓我反胃的事情。
我正要告訴他沒興趣時,不知怎麽,我突然有了股請他進來的沖動。
或許和他談談也不錯,于是我向邊上移了移,示意他進屋,在他進來後,我順手關上了房門。
「你家裏很漂亮,」約翰讚美道,可能所有銷售員都有張甜嘴吧。
「阿,謝謝,」我說道,一邊不禁對自己竟然讓他進來感到有些驚訝。
「你想喝點什麽嗎?」
「水就行了,」他應著,然後用他那對綠眼睛瞪著我道。
「今天天氣可真熱啊。」
「是啊,」我點頭道,領著他走進廚房。
「剛才在院子裏,我也覺得今天熱得有些過分。」
我給約翰倒了杯水,然後我們就在桌邊坐了下來。
他大口大口地喝著水,看起來渴極了。
我也確實熱極了,于是我解開了上衣的頭兩粒紐扣,男孩的眼睛裏滿是興奮的目光。
不知怎的,我看著他居然漸漸地呆了,他看來還挺英俊的,接著我自己嚇出了一身冷汗。
這個男孩年齡小得足夠當我的兒子!
我應該禮貌地請他離開,然後去洗個澡。
「好了,」他放下手中的玻璃杯說道,「我只有叁個問題:第一,你有沒有百科全書?第二,你是否用得著百科全書麽?第叁,你是否買得起一套百科全書?」
如此令人噁心的銷售技巧我還是頭一次碰到──他連這到底是那一種百科全書都沒有告訴我──但奇怪的是我發現自己正在老老實實地回答。
「不,我們沒有百科全書。我們有一個女兒正在上學,有些時候我確實覺得我們挺需要的。但是是否買不買得起…一套書要多少錢?」
「兩千美元,」約翰說道。
「不過你喜歡的話,可以分期付款。而且請相信我,這是最好的一套百科全書,不然我也不會賣它。那樣不公平。」
他最後那句話我沒有聽懂,但是我還是回答了他前面的問題,「嗯,我想我們付得起。我的丈夫和我都有一份不錯的收入。」
「太好了!」
他說道。
隨著他從背包裏取出一支鋼筆和一大疊紙張,交到我面前。
「現在,請填完這個表格,並且在這裏簽名…」
我照著做了,不過心裏對于自己沒經過大衛同意就花了兩千美元不免有些驚訝。
雖然大衛可能更希望把這些錢花到高爾夫俱樂部裏,但我的確覺得我們有買一套百科全書的需要,而且我們也的確買得起。
我在文件的末尾簽上名字並且留下了自己的地址和日期。
約翰接過文件從頭到底讀了一遍,「謝謝你,克莉絲汀。你的名字很好聽。
你會在四至六周後收到整套書,並且還會有一個附贈的書架。從那以後,就會有分期付款的帳單陸續寄來了。」
他擡起頭對我笑了笑,接著道,「因爲你的緣故,我已經完成了今天的銷售指標,好像今天我挺運氣的。」
我聽得有些雲裏霧裏,但是仍然禮貌地答道,「不必客氣。」
約翰給了我一份定單的複印件,將其余的東西放入他的背囊裏,然後轉頭向我說道,「好了,生意談完了,既然我今天已經完成了工作…你今天有什麽計劃嗎?你有沒有和別人約好呢?」
「沒有,」我答道。
「還有誰在家?」
雖然心裏奇怪著他問這些問題的動機,我還是據實地告訴他,「我丈夫在後院平整草坪,我的女兒在她樓上的屋子裏。」
「女兒,阿?她叫什麽名字?今年幾歲了?」
「她叫珍妮,今年快十六歲了。」
「快十六了,嗯,」約翰像是考慮什麽事情一樣。
「她像你一樣漂亮麽?」
聽到這個問題,我不由得有些慌亂。
我一直自信自己是個有魅力的女人,尤其是對于已經過了四十歲的人來說,能像我這樣保持身材的就少之又少,更別提我那一頭人見人愛的黑長髮。
但是從一個約翰這樣的年青人嘴裏聽到如此直截的讚美還是頭一遭。
「嗯,我想…我想她很漂亮。」
「請站起來,」他命令道。
我茫然地支撐起身體。
「你的身材很棒,克莉絲汀,」約翰接著道,他直截了當的眼神不停地在我身上轉來轉去。
「珍妮的**和你的一樣大麽?」
「嗯,不是,」我回答道。
「但是我想它們會在幾年裏大起來的。」
「好!」
約翰說道,他也站了起來,跨上他的背包,「走,我們去找你的女兒。」
漸漸的,我已經開始習慣感覺和行動的不一致。
在一陣迷惑之中,我領著約翰走到二樓珍妮的房間。
即使透過大門,她屋子裏的音樂還是吵得嚇人,我不得不狠命地敲打了幾下房門。
過了一會兒,音樂停了,珍妮從裏面打開門。
她確實很漂亮,繼承著我的黑髮和大衛的藍眼睛,但是現在她的眼神裏卻沒有什麽好神情。
「幹什麽?」
她不耐地問道。
「嗯,珍妮,這是約翰,」我說道,手指指向我們的客人。
「他想見見你。」
「哦!」
珍妮明顯想發脾氣,但當她看見約翰時,她笑了起來。
「喔,你好,約翰。」
「你好,珍妮,」約翰說道。
「你母親說得對,你的確很漂亮。」
珍妮臉紅了紅,出乎我意料地說道,「謝謝你!」
「這可不是恭維,」約翰向四周看了看。
「克莉絲汀,那間是你的臥室呢?珍妮,跟我們一起來吧。」
我領著他們走進我和大衛的房間,約翰隨手關上了門。
我從這裏能聽見樓下除草機的聲音──從約翰敲門進來到現在只有幾分锺──但我知道大衛很快就會結束的。
我可不敢擔保他見了我們現在的樣子會怎麽想。
約翰放下他的背包,四下打量著屋子,搓著手道,「看來你的品味很不錯,克莉絲汀。樓下和這裏都美極了。」
「謝謝,」我說道,從心底裏喜歡他的讚美,而且又一次意識到他實在長得很英俊。
「你和珍妮都是非常迷人的女人。」
他繼續道。
「嗯,美得快讓我透不過氣了。你們何不把外面的衣服脫下來,讓我好清楚地看看你們的身體?來,兩人一起!」
我一方面大吃一驚,另一方面卻毫無疑問地照著他的話做了。
我踢掉拖鞋,解開裙子,脫了下來。
然後我解開上衣的扣子,一樣把它脫出,扔到地上。
現在我身上只剩下一個黑蕾絲的乳罩和內褲,那是大衛給我的生日禮物(雖然更像是給他自己的禮物);平時我不怎麽穿它們,但是今天是星期六,我別的內衣都髒了,正全躺在洗衣欄裏。
珍妮沒有在家裏穿鞋的習慣,所以她只需要脫下短裙和T恤。
她年輕的**被白色乳罩緊緊裹住,但我可以看得出它們很快就會長成非常誘人的尺寸了。
她的臉紅紅的,我猜大概是因爲我正站在她面前的因素,因爲我也同樣非常尴尬。
爲什麽我們會這樣做呢?
我遲疑了。
現在的情況就似乎我們無法抗拒約翰,或者說我們完全沒有意願去違反約翰的話,只是像兩只被人操縱的木偶一樣。
雖然感覺很怪,卻沒有什麽令人不舒服的。
「很好,很好,」他點頭道,灼灼的目光在我們身上來回掃蕩。
我覺得自己的臉更紅了,但是心裏也愈來愈喜歡他的欣賞。
他打開背包,從裏面取出一個寶曆來相機。
「就這樣別動!微笑!」
我們都照做了,約翰飛快地按下快門,一張,兩張,然後他放下相機。
他走近我們時我清楚地感到自己的呼吸急促了起來,兩腿之間也變得又熱又潮。
無法否認,我竟然被這個十幾歲得孩子挑逗了起來,而且異常興奮。
約翰先走近我,將手擱在我的屁股上,看著我的眼睛笑了笑。
隨著他的手在我身上上上下下地撫摩,我興奮得戰慄個不停,然後他的手又回到了我的屁股和大腿上,使勁地揉捏著。
我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在無意識之間向他靠近,在他吻我的時候,我失神地分開嘴唇,任用他的舌頭滑進來放肆地品嚐我的滋味。
雖然明白女兒珍妮就在邊上看著自己,我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爲。
約翰的手移到了我的胸脯上,我無助地呻吟著。
他先是隔著乳罩溫柔地撫摩了幾下,然後他的手指便從乳罩邊緣滑了進去,揉弄我的**。
我的乳罩是從前面開口的,他沒有折騰多少時候,乳罩就鬆開了。
他一把將之拉了下來,接著是漫長的撫摸。
我的身體無比的火熱,正在接吻的舌頭也快活地在兩人的嘴裏舞蹈著。
「把手放到腦後,」他輕聲道。
我馬上舉起手,隨著這個動作,我的**直楞地挺起來,堅硬地**頂在約翰的掌上。
他又將手擱在我的臀上,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嘴緊緊地吸住我的**。
快活比剛才更大了些,我不停地呻吟,約翰每一次交替吮吸左右**,我都有窒息的感覺。
我真想抱著他,把他可愛的臉蛋緊緊貼在自己胸口,可是他告訴我要將手放在腦後,我強迫自己保持直立的姿勢。
過了一陣子,約翰停下來走向珍妮。
失望一下子席捲了我的全身,另外看著女兒遭到和自己一樣的待遇,不禁臉又紅了起來。
我保持著約翰要求的姿勢,看著約翰擁著珍妮,一邊濕濕地舌戰,一邊把玩著她的**,我的呼吸也越來越沈重了。
他的技術很好,說明這事情他一定做過不少次。
現在他已經取下了珍妮的乳罩,在他逗弄她的**時,明顯可以聽清珍妮喘著粗氣。
她的**也挺立了起來,看上去一點也不比我的小。
當他開始吮吸她美麗的小櫻桃時,珍妮忘情地喃喃著,「噢,太好了,再來,再來。」
一兩分锺後,他重有拾起他的照相機。
我們兩個的姿勢一模一樣,雙手放在腦後,挺起**,微笑地看著相機一閃一閃的亮光。
「現在,」他說道,「我要你們各自撫摸自己的**,盡量讓自己興奮起來。但是你們要轉個身,好讓對方看見自己的動作。」
我們明白地聽到他的話,也明白地照他說的做了。
我用手托起**,不斷地用拇指摩挲著乳暈。
對面的珍妮也同樣地動作著,她的**很美──**──更是迷人,簡直和我的一樣。
我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在不知不覺中開始揉捏起自己的**來了。
不知道珍妮現在的感覺是不是和我一樣?
天那,真舒服啊!
我越來越濕了,我的內褲可能已經開始滴出淫液了。
我看了看珍妮,她的內褲也早就濕了一大片。
哦,天那,太舒服了!
如果再不停下來,我快要炸開了。
由于過于專注于按摩自己的**,以至于約翰早就停下照相我都沒有注意到。
他的手一把抓住我的臀肉時,我嚇了一大跳。
對面的珍妮這時也夾纏不清地不知在說些什麽,我仔細一看,原來約翰的右手正撫摩著她的屁股呢。
珍妮呻吟著,微微將身體移向他。
約翰的左手終于滑進了我的內褲,在我兩腿之間探索著,他的右手就好像鏡子裏的左手,同樣探索著珍妮的密處。
下體美妙的感覺讓我快活地小聲哼唱起來,對面珍妮的反應更強烈,她緊閉著眼睛,竟然在不停地抽泣。
約翰的手指在我的內褲裏滑來滑去,攪和著我的**,不時停下逗弄幾下陰核。
接著他的一根手指溜進了我的身體,然後是兩根,叁根,四根。
它們在裏面大肆運動,唯留下拇指節奏性地按壓我的陰核。
他的拇指每按一下,我握住**的雙手也不由緊一緊,喉嚨裏的呻吟雖然低沈,卻怎麽也停不下來。
我也聽到珍妮地呻吟聲,她興奮地紅著臉,緊咬著嘴唇,雙手快速地擠壓雪白的兩朵肉團,心醉神迷在約翰的挑逗中。
我快不行了,幾乎可以聽到**的腳步聲,隨著所有的思緒一點一點被快活蠶食,我反覆地在渴求著,哦,快,繼續,哦,繼續;我意識到我正在高聲叫喊著一樣的句子,「求你了,繼續,哦,快,繼續…」
它來的時候身體就像炸開了似的,快活地波浪一陣一陣地湧向我的頭腦裏。
我可能大喊大叫了,但是我無法聽見自己在叫喊些什麽,我也沒聽見珍妮的聲音,雖然我能清楚地看見她像産婦那樣地抖動著,迎接同樣洶湧的**。
不知道它持續了多久,但絕對比我過去所有的**時間都長。
當我恢複意識後,我又聽見珍妮那對快活獨特的表達───她在嗚咽。
這樣強烈的體驗對她大概是頭一次吧。
和我一樣,她的身上滿是汗水,雙腿也瑟縮著即將支持不住自己的身體。
約翰朝我們微笑著,從我們各自的**裏抽回雙手,叉在他的腰際。
如果剛才我還有些抵抗的意圖,現在這些意圖完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我伸出手臂緊摟著他,瘋狂地吻著他的嘴唇。
珍妮做著同樣的事情,在競相親吻約翰的同時,我們汗水淋淋的身體不斷地摩擦著。
我們一起動手,叁下五除二將他剝了個精光。
約翰雖然長的挺瘦,但他的身體既光滑又健壯,加上他的**正驕傲地挺立著。
我簡直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儘管剛才已經有過一次強烈的**,我發現自己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渴望**,渴望他的**穿刺我的身體。
「姑娘們,喜歡麽?」
他逗弄地問道。
「上帝!」
珍妮說道。
「我從沒有這樣過。」
「我也沒有,」我點頭同意,「實在太美妙了。」
「好!」
約翰對著我們微笑道。
「現在該輪到我快活了。你們有誰做過**麽?」
珍妮搖了搖頭,雖然她對于約翰的話有些吃驚,卻沒有對「**」這個詞語顯得怎麽排斥。
我忙不疊地點頭道,「我曾經做過幾次。」
「噢,那麽現在…」
約翰說著坐在床邊,招手讓我跪到他的身前。
「你就來爲珍妮做些示範動作吧。」
我跪下,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我從來沒有象現在這樣爲**小心翼翼地準備過,雖然大衛非常喜歡這樣;我總是覺得這樣做沒什麽吸引力,而且我也不喜歡**的味道。
但是現在,我卻奇怪地迷上了它,即使想想將要做的事便興奮無比。
我要把他堅硬的**含進嘴裏,好好報答他剛才給我帶來的快活。
他的**並不特別的大(當然他還處在發育的階段),現在它已經完全豎立了起來,頂上的一滴**讓我等不及要嘗嘗他的味道。
我試驗性地將那滴**舔進嘴裏,令人驚奇的是約翰的分泌物竟然如此美味。
我看到珍妮在我身邊跪了下來,正仔細地注意著我的動作,不時也模仿兩下我親吻,舔拭約翰的樣子。
幾分锺後,約翰的呼吸急促了起來,我張大嘴巴,將更多部分含進去,一邊吮吸一邊用舌頭蜷繞著**的頂端。
我的手托著他的根部,也隨著腦袋上下起伏,不時按壓著約翰的睪丸。
感覺美極了,我不禁有些疑慮爲什麽過去從沒有注意到**可以帶來如此滿足的體驗。
約翰的技術很不錯。
雖然他的呼吸快了些,他仍然撫摩我的頭髮鼓勵我增加速度,一點也沒有堅持不住的樣子。
我並不緊張自己的成果,因爲現在每一分锺我都異常享受。
我另一只空著的手已經開始在自己兩腿之間摩擦了,伴著約翰和珍妮情慾高漲的喘息聲。
終于,他說道,「行了,克莉絲汀。現在讓你的女兒也來試試。」
我將**從嘴裏退了出來,心裏頗有些失望。
當我向邊上移開身體後,珍妮馬上補了上來。
她的手也埋在內褲裏,正不停地摩擦著自己的**。
有趣的是,眼前的情景讓我愈加興奮,珍妮看來很是渴望,但還有些不知所措。
「告訴她怎麽做,克莉絲汀,」約翰建議道,他的話使得我深深吸了口氣。
「嗯!首先,試著先舔舔它。從頭部開始…很好…現在上下地舔。哦。很好。現在,試試看把它吸進嘴裏。別太用力。用你的舌頭圈住它。很好。現在上下移動你的頭,好像他在幹你的嘴巴一樣。用手捧住它…別握得太緊了…現在套弄兩下。」
珍妮按照我的指示做了,十分努力,由于只能用鼻子呼吸,她的鼻孔也隨著頭部的動作張合著。
她本能地呻吟著,以顯示心中的快樂,約翰不由得歎了口氣,閉上眼睛,雙手持住馬鞍一樣前後搖動著她的頭。
珍妮的**也加入搖曳的隊伍中,我發現自己的眼神漸漸地離不開那對美麗的小山。
她另一只手從沒有停止**過,看著她摳摳挖挖的動作,我也禁不住摩擦起自己的**來,同時我的另一只手則回到**上揉捏自己的櫻桃。
「很好,現在珍妮,試著加快些速度。對了,就像這樣,約翰會喜歡這樣的。繼續,噢,繼續。」
「我要射了,」約翰突然道。
珍妮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但她並沒有停下來。
約翰的**脈動著,珍妮則不斷地吞嚥著。
她的聲音有些嗚咽,看上去她的**也臨近了。
果然,沒過多久,珍妮忽然喘著粗氣向後倒了下去,讓約翰最後一波**直截噴到她的臉上。
她在地上滾來滾去,發狂似地摩擦自己的**,然後尖叫著**了。
我也泄了出來,雖然不如第一次那麽激烈,但仍然感覺非常好。
我們叁人都需要休息一會兒。
珍妮就乾脆躺在地上,眼睛緊閉,連做了幾個長長的呼吸。
過了會,她用手指括下臉上的**,放進嘴裏舔拭,她好像很喜歡**的味道。
我能夠聞到那味道,心裏不由好奇吃起來會是什麽味道,雖然我從沒有喜歡過**,但那是用于約翰的,我多麽希望它們能射進我的嘴裏,或者更好的,射進我的**裏啊!
約翰休息了一陣子,轉頭沖我笑了笑。
我發現渾身顫抖個不停,天那,真想和他大幹一場。
自從和大衛結婚以來,我還從沒有如此爲一個男人沖動過。
想到了大衛,我這才注意到外面除草的聲音已經停了,要是他上樓來看到現在我們的樣子,豈不是完了?
「別擔心你的丈夫,」約翰平靜地說道,「他不會上來的。」
我吃了一驚。
「你能知道我在想些什麽麽?」
「嗯,能知道一些。但主要是你的情緒。你有用避孕藥嗎?」
他準備和我**啦,我的心中泛起得意洋洋的滋味。
「沒有──但我有用IUD。」(注:IUD人工節育環)
「太好了。」
他站起身子舒展了兩下。
「你何不脫掉內褲躺到床上去?」
他建議道。
我非常敏捷地扯掉短褲,仰躺在床上,擺出一個自認爲最誘惑的姿勢。
約翰咯咯笑著,拾起照相機拍了張照片。
他已經拍了不少照片了,雖然我有些好奇他的動機,但打不起精神去問他。
「把腿再分開些,」他說道。
我順從地用力張開雙腿,然後閃光燈亮了幾下。
他放下相機爬上了床。
他的**疲軟地下垂著,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從剛才的**中恢複過來。
我好想他幹我,越快越好。
他讀懂了我的想法,在我身邊坐了下來。
「我喜歡把最好的放在最後,克莉絲汀,所以別太心急。」
他彎下腰親吻我的嘴唇,伸出舌頭沿著我的身體舔下去,耳朵,頭頸和**。
接著他暫停了一下,對珍妮說道。
「珍妮,用我的照相機拍幾張照片。你會使用寶曆來吧?」
「會的,」珍妮應道,爬起身來取過相機。
約翰繼續**我的**,在閃光燈的照耀中。
我緊閉著眼睛,美妙的感覺讓我好似置身天堂。
他把**吸進嘴裏,過了一會兒便換另外一個。
接著他的舌頭來到了我的肚皮上,我卻因爲他那在我股溝裏摩挲的手指抽搐著。
他又溫柔地吻了我的大腿,我不由再把腿分了分,希望他能夠進來。
閃光燈又亮了一下,我能感覺眼睑上的紅光。
不過我更注意到的是,約翰的呼吸已經湊進了我的**,然後他開始舔我。
閃光。
我的興奮程度不斷升高,甚至高過剛才的兩次**,那絕對是我原來無法想像的事情。
他停止舔食**,我睜開眼睛看見他在我兩腿之間跪了下來。
他的**已經異常堅挺了。
「你準備好了麽?」
他逗弄地問道。
「好了好了,天那!」
我沖口而出道。
他傾下身體,趴在我的身上。
我感覺道他的**慢慢地擠了進來,直到齊根沒入。
「感覺怎麽樣?」
他問道,聲音離開我的臉孔只有幾英寸。
「太棒了,」我驚奇道。
「真是舒服。」
「上帝創造你們這些美麗女人就是爲了**的,克莉絲汀,」他說道。
他的體重全加在我的身上,但我卻沒有任何的不舒服。
他開始慢慢地**著,感覺他的**和我的**契合得那樣完美。
在他吻我的時候,我能嘗到自己體液的味道。
珍妮大概又照了一張像,但我已經沒有精力去注意別的東西了,現在我只關心這個和我連成一體的男人。
接吻了一陣後,他向後撐起身體,將我的一只**叼進嘴裏。
我能聽到自己的呻吟,好像傳自遙遠的地方。
閃光燈又亮了亮。
約翰停下說道,「足夠了,珍妮。放下相機坐到床邊上來。」
我模模糊糊地看見女兒坐到我們身邊,奇怪的是她這樣看著我們,我卻再沒覺得什麽不妥。
我猜想接下來會輪到珍妮的,心裏竟還有些盼望的情緒。
約翰繼續和她說話。
「覺得你母親美嗎,珍妮?」
他問道。
「是的,」她夢呓道。
「她看上去性感極了。」
「你喜歡看我幹她麽?」
她臉紅了紅,但是點了點頭。
「那好,現在我想你爲我做些事情,好麽?」
「好,任何事都行,」珍妮忙不疊的回答道。
「我要你在我幹她的時候吮吸她的**。你願意做麽?」
珍妮的臉愈加紅了,但她並沒怎麽猶豫。
她趴下來,伸出舌頭舔拭我右邊的**,而約翰則移到了我的左邊。
舔了幾下,珍妮把它吞進嘴裏,一邊吮吸,一邊用舌頭繞著它打轉。
我閉緊眼睛,直覺得自己飄浮在極樂的海洋上。
身上有兩張嘴逗弄著我的**,身下又有一根堅硬的****著我的**。
我不知道這樣過了多久,一切好像都停了下來。
時不時的,約翰和珍妮會停下互相親吻幾次,然後再回到我的**上。
這樣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徘徊在**的邊緣。
約翰換了一個姿勢。
他撐起身體,將我的雙腿併攏舉了起來。
新的姿勢使得**和**的摩擦幾乎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我能清楚地聽到自己**的腳步聲。
約翰加快了**的速度,一邊珍妮依舊不依不饒地舔食的我的**,她的秀髮瀑布似地散在我的身上。
「行了,克莉絲汀,」他的呼吸有些沈重,臉上的肌肉也似有些緊張,「你也一起來吧!」
他的話音剛落,我的**便一下子來臨了。
整個身體好似掉進了海裏,眩目的快感如同洶湧的波濤,不斷地沖擊著,直到沖盡了我所有的其它感觀,腦中深刻下這無與倫比的滋味。
潮起潮落,我隨之不停地喘著粗氣。
就好像溺水的人非常不容易地趁著潮水的起伏勉力呼吸,我張大嘴巴,不讓自己窒息。
**退去的時候,我終于睜開眼睛,發現約翰正趴在我的身上,他的**仍深埋在我的體內,珍妮則在邊上貓兒一樣蜷曲著。
我們都歇了好一會兒。
我不禁懷疑大衛正在幹些什麽。
約翰說過大衛不會來打攪我們,那麽他應該不可能上樓來。
約翰很明顯地控制了我們所有人。
聽上去這絕對是件十分恐怖的事情,但我卻連一點緊張的情緒都沒有。
我猜測他大概移除了我害怕的感覺,同時也解除了我原本的道德約束和自我控制的能力。
但是我卻沒有一絲憎恨的情緒。
約翰終于從我的身體裏退了出來,他仰躺在床上,仍處于恢複中。
他的**軟軟地垂在一邊,卻由于沾滿了我倆的**,正閃閃地反射著陽光。
「珍妮,」他轉頭問道。
「嗯?」
她馬上答應著,卻沒有注意到我的手臂正環抱著她,而她的頭則枕在我肩上。
奇怪的是,雖然我們都是全裸著,倆個人竟絲毫沒有覺得有什麽不妥。
「你還是處女嗎?」
約翰問道。
珍妮臉紅了起來,她瞧了我一眼,然後道,「不是。」
「是嗎?我明白了。你過去做過幾次愛呢?」
「叁次,」她回答道。
「和我的男朋友。他的名字也叫約翰,」她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
「那個約翰很幸運啊,有你這麽漂亮的女朋友,」約翰笑著道。
「你知道這些嗎,克莉絲汀?」
「不,」我事實上非常地震驚。
雖然我清楚珍妮和她的男朋友最近已經走得很近。
「總是最後才知道,」他小聲嘟哝了一句。
「好了,那麽你希望我來幹你麽,珍妮?」
「噢,是的!」
她開心地叫了起來,但馬上又漲紅著臉糾正道。
「我是說,我願意!請開始吧。」
「剛才我幹你母親的時候,你是不是也覺得很興奮?」
她的臉更紅了,但是她很老實地答道,「是的。」
然後她小心翼翼地問了句,「是你讓我這樣的嗎?」
「讓你怎樣啊?」
約翰饒有興致地問道。
「是你…讓我看你…幹她的麽?」
「嗯,有一部是這樣的,」他說道。
「情緒是你自己的,我只是去除了你道德上的一些禁制,然後在…某些方面給了你一些刺激。你不喜歡這樣麽?」
他的口氣顯得有些怛憂。
「不,」珍妮忙不疊地安慰他道。
「只是…我覺得有些不同往常。」
「你怎麽樣,克莉絲汀?」
約翰問道。
「嗯,我知道是你讓我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雖然我不明白你是怎麽做的,但我並不太煩惱這些事情。我也覺得有些不同往常就是了。」
「當然,」約翰微笑著說。
「這絕對和你往常的下午不一樣。好了,克莉絲汀,想不想來些更刺激的?」
我的心猛跳不已,這當然不是尋常的下午,但是卻實在太今人興奮了。
「那還用說!」
「你何不過來爲我和珍妮做些準備工作?」
儘管我渾身累得像散了架似的,卻如同一個軍人樣地毫不猶豫地執行了他的話。
我輕輕的將珍妮從肩上放了下來,四腳著地的趴在床上,開始用口舌溫暖他疲軟的**。
我可以同時嘗到我倆的**,讓我吃驚的是,我居然覺得它們的味道很不錯,尤其是他那鹹鹹的**。
由于我不停的在他的跨下吞吐,只過了一會兒,他的**便有了動靜。
約翰轉頭問珍妮道,「你有在吃避孕藥嗎?」
「沒有,」珍妮答道,「我和我男朋友用避孕套。」
「那麽你應該知道怎麽戴吧。我包裏有些避孕套,去取一個出來。還有,」
他在她聽話地起身時補充道,「先給你媽媽拍張照。」
聽到他的言語,我能感覺到臉上泛起一陣潮紅。
閃光燈照耀下,約翰又一次堅挺了,他的恢複能力如此之強,讓我不禁懷疑是否因爲他的異能力在作怪。
他溫柔地撫摸了一下我的頭髮,我則好似聽到命令一樣立時站起身來,將原來的位置讓給珍妮。
珍妮繼續爲他的**吮吸了幾下,然後小心翼翼地把避孕套捲上他的陽物。
約翰向後告靠到床上,指示珍妮爬至他的身邊。
「你有沒有從上面來過?噢,那麽這將會是你的第一次。慢慢地來。」
珍妮跨坐到他的身上,用手引導著**進入自己體內。
約翰讓她暫停一會兒,一邊吩咐我好好拍些相片。
我照著做了,爲了可以清楚地拍到**頂端和珍妮美麗**緊密相連的樣子,我還著實換了好幾個角度。
接著,珍妮慢慢地沈下身子,享受著**充滿下體的歡娛。
從她那放肆的呻吟當中,我明白她有多麽沈浸其中。
「哦,」她的語調顯得有些激動。
「太棒了,簡直太完美了。」
我知道她在叫喚什麽,這樣的感覺我剛才也經曆過。
伴著她起起伏伏的身子,我又拍了幾張照片,從後面,也從前面,有**氾濫洞穴中奮鬥**的特寫,也有男人雙手撫摸**的溫情素描。
珍妮逐漸適應了現在的體位,開始加快動作,一邊嘴裏低低透出呻吟,一邊似打樁機般地狠狠地拍打在約翰的胯上。
她看上去性感極了──一個中世紀油畫中的女神模樣,**的潮紅從臉上直透到**。
我遐思連連,猜想著自己剛才是否也如此性感,畢竟,珍妮和我是很相像的。
還記得約翰曾說過,上帝創造你們這些美麗女人就是爲了**?
現在看來,他是多麽正確啊。
「克莉絲汀,」約翰頗爲享受了一會兒道。
「是的,約翰?」
我應道。
「喜歡剛才珍妮吸你的**嗎?」
他問道。
我的臉熱了熱,卻沒什麽猶豫地答應著,「嗯,很喜歡。」
「那麽,你不認爲你應該有所回報嗎?」
雖然他的建議有些語出驚人,我卻找不到理由拒絕。
我于是坐上床沿,注視著女兒的**,注視著她瘋狂地跨在這個陌生人的身上,無休止地奉獻著貞節。
她的**述說著她是如此年青,它們繃緊著,堪堪盈盈一握的大小使得它們並沒有隨著她的狂野失了分寸。
她的**大而挺拔,正傲然回應著我的目光。
我突然有了舔舔它們的沖動,這難道不是男人才有的嗎?
和別的女人一樣,我一直以爲男人對女人**的沖動與幻想是非常滑稽的,但現在我自己卻被它們深深地迷住了。
珍妮在我湊近她時慢了下來,因爲我的舌尖正嘗試性地掃過她矗立的紅櫻桃。
她在發抖。
「感覺如何,珍妮?」
約翰笑問道。
「好舒服,」她大口地喘著氣,「噢,媽媽,別停,繼續…」
我把她的一個**含進嘴裏,吮吸著,舌頭圍繞在它的四周,感覺她身體的脈動。
另一邊,我的手指也鏡子般地映像著舌頭的動作。
隨著珍妮吞吐著約翰的**,我幾乎要把握不住嘴裏的櫻桃。
她已經離**很近了,約翰伸出手逗弄她的貝蕾,珍妮的聲音一下子高了八度。
叁個人糾纏在一起幾分锺,機械式地重複著同樣的動作,然後珍妮到了她的極點,她的身體僵得硬直,她的呻吟變成了慘叫。
我清晰地看見她的**無止盡地噴出,和剛才的我一樣,最後又一模一樣精疲力竭地伸開手腿倒下去,唯一不同的是,珍妮倒在了約翰的身上。
約翰緊擁了她一陣,然後輕輕將她置在床上。
從珍妮**裏抽出的分身依然揚著頭——他還沒有**?——接著他對我笑了笑。
「過來趴在床上,克莉絲汀,」他引導著我,「分開你的雙腿。」
我馬上趴了下去,下身大大地叉開著,焦急地等待他第二次進入我的體內。
但他只是撫摸我的脊背,他的手向下滑著,最後停在了我的屁股上。
在我還來不及驚訝時,約翰分開我臀肉,他分身的頂端已經抵上了我的直腸。
我甚至感覺到珍妮的**正在淌進來。
「你有試過讓人乾你的屁眼嗎,克莉絲汀?」
他問道。
「沒有,」我回答。
我其實連想都沒有想過,心中滿是對疼痛的擔心,對約翰略顯粗俗的字眼也來不及計較。
但是我又何嘗計較過呢?
什麽也沒有。
我沒有一絲一毫疼痛的感覺,連疼痛的影子也沒有。
在他面前,我是那樣放鬆,以至于他輕而易舉地便插了進來。
**出入**的感覺和其它所有的**方式完全不同,雖然想起來頗有些恐怖,但並沒有什麽太大的不舒服。
事實上,當他開始緩慢地**時,我漸漸地好像變得享受起來。
他趴在我的背上,全身的重量壓著我的同時,也增加了下體的充實感。
接著他向前湊了湊,戲弄地舔玩我的耳垂。
「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吃不消耳邊的騷癢,我向邊上側了側,臀部卻向後頂著,牢牢地抓緊這新鮮充實的滋味。
「說吧,」約翰應道。
「你爲什麽還要賣百科全書呢?」
我問道。
約翰笑了,連他的**也在我身體裏跳動了幾下。
上帝啊,我變得如此淫蕩了,因爲我竟然喜歡這樣。
「你是奇怪我爲什麽不直接開口要錢包嗎?」
「是啊,對你應該很容易啊。」
「沒錯,但是那樣不是有些不道德嗎?」
我不禁笑了起來,雖然有些上氣不接下氣,「讓陌生女人和你**難道就道德嗎?」
「嘿嘿,我想也是,」他贊同道,「但是在某種程度上,我不會羞辱別人,並且我會確保她們自己也很享受,以及不爲她們製造不必要的麻煩。比如,她們的丈夫,男朋友之類的。就拿你來說吧,你覺得現在比過去有什麽地方變得糟糕了嗎?」
「我想沒有,」我說到。
「對于這種能力,我可沒有什麽說明書,」約翰笑道。
「所以我必須有些自己的原則。」
「你和很多女人這樣做過嗎?」
雖然明知道答案,我還是忍不住要問。
「噢,是的,」他笑得更大聲了些,「你在想什麽呀?在剛開始的時候,我對自己沒有怎麽約束,所以說是的,我和很多女人做過…學校裏的同學,老師,然後是鄰居,我的母親…」
「你的母親!」
我驚訝得合不攏嘴。
「是的,你剛才也不是吸了珍妮的**,而且還挺喜歡的樣子?媽媽是我最喜歡中的一個。我花了很長時間才說服自己,但是我得承認的是,**是非常讓人興奮的事。你不覺得嗎?」
他想了想,繼續道,「爲了報答你們今天的款待,我會給你們兩人一些禮物。從此,一些過去的問題將不再困擾你們,怎麽樣?」
我歎了口氣,屁股裏的**正在加速地運動著。
「噢。好的。」
「事實上,」約翰自言自語道,「我想我會再給你一件禮物…希望到時候你能高興。」
我們停止了交談,珍妮這時也從她的**中恢複了過來,正好奇地看著我們。
持續了幾分锺,約翰好像水泵似的**將我漸漸推近了第二次**。
終于,他粗重的呼吸竄入我的耳朵,「我要射了,克莉絲汀。」
有趣的是,這句話好像是我興奮的扳機。
「射吧,約翰,」我大叫道,「射在我裏面,射在我屁股裏,噢,上帝呀!」
他射了,我也一樣。
我們就這樣重重壘壘地躺了好一陣子,然後約翰從我身體裏抽出了他的**。
最後的摩擦幾乎又要讓我**一次。
他的手輕撫著我的頭髮,他的聲音細微而且溫柔,「如果你對百科全書有任何問題—或者任何事—我的電話就在合同上,好好享受你的禮物,克莉絲汀!」
整間屋子在我周圍轉了起來,我發現我已經走出了臥室,正在下樓的途中。
我仍然**著,但我似乎並不爲這個困擾。
我持續地走著,後屋傳出的電視聲音明確地告訴我大衛在哪裏。
他看到我走進屋子,很顯然震驚于我渾身**的樣子。
我在他面前跪了下去,雙手伸向他的跨間。
「晚上好,親愛的,」我問候道。
他驚訝得說不出話,尤其是當我將他硬起的**放進嘴裏時,他的眼珠都快掉下來了。
「克莉絲汀,你在乾…噢,天哪!」
他發出這樣的聲音是因爲我開始轉動我的舌頭了。
我現在就像是和約翰**時那樣享受,讓我不禁懷疑這是約翰的一件禮物,不過我沒法集中精力去深究,滿頭滿腦都彌漫著淫浪的想法。
過去爲什麽我從沒發現自己的丈夫是如此性感呢?
「上帝,克莉絲汀,你太不可思議了,」他咆嘯著。
他的話裏居然浸滢著溫暖的感覺,我莫明地有了嘗試些什麽的沖動。
我將他的**拉出來(雖然他有些虛情假意的抵抗),我用雙手抓住自己的**,一下子把他的**夾在中間。
過去我曾聽說過這個,卻從來沒有勇氣真的做什麽。
當我開始上下磨擦他的**時,感覺實在太美妙了。
「喜歡嗎,親愛的?」
我問道。
「何止是喜歡啊,天哪!」
聽到他的話,我又是一陣沖動。
我持續和大衛**著,逐漸加快速度。
幾分锺後,大衛哆嗦了起來,「我要射了,親愛的。」
我立即放開自己的**,把大衛的**一口含進嘴裏,他的**有些過長,我不得不將嘴前的**用右手握著,以免套弄的時候傷到喉嚨。
大衛很快便禁制不住,鹹鹹的**湧進嘴裏,我隨意地吞咽著,應該承認,自從嘗過約翰的以後,我變得越來越喜歡它們了。
大衛結束了噴射,我吐出嘴裏的**微笑著注視他。
他系上鬆開的褲子,攙扶著讓我站起來。
「來吧!」
他說。
只是些許下蹲,他一下子將我抱起,朝臥室走去。
我這才注意到,以我們的年紀,大衛仍能如此輕松地抱起我,實在很不簡單。
臥室裏沒有人,但珍妮的房門卻緊閉著,從裏面傳出的聲音,我知道約翰還沒有離開。
大衛看來什麽也沒聽到,他將我抛到床上,極快地脫光自己的衣服。
我微笑著,張開手臂和大腿,身心都激渴地等待和他的契合。
「快來,親愛的!」
我催促他,他的**已經完全矗立在我面前,接著大衛撲到我的身上,插進我的體內,我的意識一下空白了,很長一段時間什麽也想不起來。
實際上,我們都忘了一些事情,比如,我們都沒有想過晚餐之類的東西,在早晨醒來的時候,滋味很不好受。
珍妮醒來時,約翰已經走了,唯留下的只有百科全書的收據。
他的第一個禮物,就像他說的,我開始習慣將工作分出輕重緩急,每天都能早早地回家。
我也不再需要克制節食或者參加健身——因爲我原本對于垃圾食品的熱愛消失得無影無蹤。
過去持續數年都無法減肥,現在什麽都不做便輕了五磅。
隨著身材的苗條,我也顯得更有精力。
我沒有問過珍妮,但我相信她一定有同樣的變化。
她的成績提高得很快,而且越長越性感。
第二個禮物…
大衛和我原來每月一兩次的性生活頻繁了起來,現在每天我們都至少來一次。
過去我對于新的姿勢總是猶豫不覺,現在反倒是我經常有新的建議。
大衛顯得十分高興,他如此無關痛癢地接受我的改變,一定是約翰動了些手腳,雖然我並沒有什麽值得抱怨。
大衛在聽到我想要**時連眼睛也沒眨。
我越來越喜歡自己的改變——雖然每天都睡得很少,但我一點也不累。
約翰的禮物還不只于此,我有一段時間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一天晚上,大衛出差沒有回家,我有些事要問珍妮,便敲開了她的房門。
她出現在我面前,身上只穿著胸罩和短褲。
突然的震憾讓我完全楞在當場,渾忘了自己敲門的初衷。
她誘人的乳溝,她臀部的曲線,她結實的大腿,她曼妙的身段…
我像是頭一天看到這一切,心中湧動著淫浪的**。
珍妮和我一樣地不自在,她紅著臉微笑道。
「晚上好,媽媽…你在和我想一樣的事情嗎?」
「我想是的,」我答道,一邊喘著粗氣。
我走進她,生硬地,更有些害怕地,吻上了她的嘴唇。
她閉上了眼睛,歎了口氣。
我伸出手環抱住她,更深地吻著她,我們的舌頭交織在一起,快活地舞動。
我輕輕褪去她的乳罩,伸手撫摸她的**。
在親吻了它們一會兒後,我交替地將她的**含進嘴裏。
珍妮開始呻吟,我則受到鼓勵似地跪了下來,脫下她的短褲。
她的花叢上滿是晶瑩的**,那裏傳出的氣息不禁讓我迷失。
「我愛你,媽媽,」珍妮喃喃道。
「我也愛你,親愛的。」
我低語著,然後我的臉便沒入她的花叢裏去了…
我們從此成了情人,一一嘗試著每件過去連想都沒敢想的**。
緊緊地擁抱時,她告訴我她和男友的放浪,我則描述我和大衛之間的荒淫。
大衛一定知道發生了什麽,但他似乎不怎麽在意;我和他仍然維持著很高的**頻率,也越來越喜歡他。
珍妮和我曾談過與大衛叁人大被同眠。
我肯定他絕對喜歡這個主意。
珍妮自己還沒有準備好,但是我相信這要不了多久。
我已經等不及了。
噢,還有,那套百科全書按時送到了,實在是非常有用的東西。
我覺得每個人都該有一套,真難想像過去這麽多年我們沒有它時是怎麽過的。

欧洲日韩一区二区三区